1982年8月南京市江南光学仪器厂子弟学校教师;

所以真的啥都不剩了吗?